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默多克未来权力成疑窃听丑闻殃及英首相府iyiou.com

2019-03-11 14:35:22

默多克未来权力成疑 窃听丑闻殃及英首相府

耄耋之年的集团主席默多克(Rupert Murdoch)及其子詹姆斯(James Murdoch)走进英国下议院,开始就不断蔓延的窃听丑闻接受该国及文化委员会的问询。这是我这辈子卑微的一天。也许这是默多克的心里话。

事件肇因于2011年7月4日,英国《卫报》头条报道称,集团旗下的《世界报》(News of the World)在2002年非法窃听失踪少女米莉道勒及其家人的,干扰警方破案。这篇报道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在英国媒体、政界、警方引起巨大反响,继而带出越来越多窃听丑闻,包括对王室、社会名流的窃听。

随后围绕窃听丑闻的事件,犹如一幕幕大戏:7月10日,拥有168年历史的《世界报》停刊;13日,集团宣布放弃收购英国天空电视台剩余近60%的股份;14日英国逮捕九名涉案人员;15日,集团在英国的子公司国际首席执行官布鲁克斯(Rebekah Brooks)辞职;16日、17日,英国国内七大报纸连续两天刊登默多克的道歉信;17日,布鲁克斯被英国警方逮捕,成为《世界报》窃听丑闻东窗事发后被拘捕的第10人;18日,警方发现一名揭发《世界报》窃听丑闻的肖恩霍尔在家中身亡。一连串的事件,将默多克推到了漩涡中心。

自1968年进入英国市场,并在伦敦收购《世界报》以来,默多克向来是英国政客百般呵护的对象。甚至有研究表明,默多克的媒体是英国政治的晴雨表:只要《太阳报》支持哪位候选人,八成能够当选。从上世纪80年代的撒切尔到2010年的卡梅伦,屡试不爽。

但此时此刻,传媒大亨不仅要回应令他无从回答的问题,还在第二个小时刚过时被抗议者用剃须泡沫袭击。英国报章纷纷用这个戏剧化的情节深刻地挖苦了一番。

左翼的《卫报》报道标题是《默多克的谦卑派》(Murdochs Humble Pie)。《卫报》与默多克的恩怨非止一日,两年前便发文揭露《世界报》花重金安抚遭窃听的受害人,希望其不对外声张。该文章暗指遭该报窃听的人数极多。但此后媒体上对此只是零星有报道,因为警方对此案的调查一直不那么来劲,且常以反恐为首要任务为由推托。

谁都没有想到,两年后,英国警方层和曾经负责此案调查的史蒂文森爵士( Paul Stephenson)和耶茨(John Yates)分别引咎辞职,卡梅伦也受到牵连。

作为集团的子公司,国际在英国的辉煌得益于默多克,而目前的濒危也因为默多克。

殃及卡梅伦在谦卑派闹剧的第二你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了天,默多克离开伦敦返美。当天,卡梅伦遭到了比默多克更猛烈的质询。为了回答公众及在野党的疑惑,卡梅伦破天荒将原定五天的非洲访问缩短至两天。他在下议院的发言不断被百位议员喝倒彩,需要不断提高音量,以在嘘声中继续。

卡梅伦说:我有一个老观点,即在被认定为有罪前均为清白。他所指的便是其前手下得力干将、首相府公共关系顾问库尔森(Andy Coulson)。

库尔森是卡梅伦的老友。2007年1月,时任《世界报》总的他,因属下被发现窃听王室成员留言而引咎辞职。四个月后,时任反对党的卡梅伦将其悄悄招至麾下,担任自己的贴身媒体顾问,并留任至2011年1月另一波窃听风暴浮出水面,他再次被迫辞职。

很多评论人士认为,库尔森是个能人,但运气不佳。一位曾在2010年大选中与库尔森有过接触的保守党议员对财新《新世纪》描述:他话不多,却有着十足的点子,而且往往能够迎合英国大众的口味。

这或许也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缘何一向以低俗刊物闻名的国际的,在英国职能部门和上流社会如此受青睐。

7月17日辞职的伦敦警察厅长官斯蒂芬森在随后接受问询时称,伦敦警察厅公共事务部门近四分之一的员工都是过去曾在《世界报》或其他国际旗下刊物工作过的。

《世界报》的发行量在纸媒不断衰弱的英国仍然大得惊人:在2010年,它一周发行280万份,几乎是同期《卫报》发行量的40倍。

默多克旗下的四份报纸,包括另一份小报《太阳报》,占全英报纸发行量的四成。

据前述保守党议员介绍,卡梅伦向来对库尔森及处于丑闻中心的国际前CEO布鲁克斯信任有加,

其私下往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英国媒体披露,卡梅伦主政的15个月间,曾26次在不同场合会面默多克及其集团的高管,布鲁克斯是其常客。媒体报道,布鲁克斯曾两次前往卡梅伦官邸做客。这种待遇连内阁中的成员都无法享受。《独立报》评论道。

舆论为之哗然。在野党米利班德更是一口咬定,卡梅伦在这些会面中与默多克的高管们谈及帮助默多克完全掌控英国天空电视台(BSkyB)。

在议会质询中,卡梅伦对此极力否认,且与前一日布鲁克斯在被议员问及时的回答口径惊人地一致:没有一次对话是不能在委员会面前说的。

卡梅伦被深深地卡在了阴沟里。英国《电讯报》(Telegraph)评论道,现在的问题是,他如何从中爬出来,并且挽回其得体与良好判断力的声誉。

另一个处于漩涡中心的是该国主要的监督机构、1991年成立的行业自律组织媒体投诉委员会(Press Complaints Commission)。

早在前两年,就已有明星向该媒体投诉委员会举报自己的被《世界报》窃听。但在漫长的等待后,他们得到的答复均为没有证据显示。一名受害者将媒体投诉委员会评价为没有牙齿的投诉机构。

因此,英国学界早有评论,英国需要重新改革媒体投诉委员会,使其变成一个法定机构。同时,英国也应该对媒体报道个人隐私做出更加严苛的规定,以避免窃听事件再次发生。

但是,英国媒体监管部门、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政策委员会主席多顿对此表示反对。他认为,这起事件后的主要难题,恰是避免可能使得媒体丧失独立性的不必要监管。

目前,所有的抓捕,辞职和听证都在现有的法律和政策下执行,多顿对财新《新世纪》表示,这起事件后,政客们必须放下个人、政治和文化上的仇有了目标视,以确保不出现象征性的法定监管,从而削弱媒体的独立性。

从监管层面而言,没有必要有太大的变动。《世界报》的丑闻恰恰是有着更严格行业自律的《卫报》于2009年7月8日所揭发的,但由于警方的怠慢,才使得该事件在两年后因为一名13岁少女的死亡案件才得以爆发。

下一个默多克?

自《世界报》窃听丑闻爆发以来,默多克旗下的集团股价下跌近18%,市值缩水86亿美元。而由于市场上自周一起便盛传默多克或在周二听证会后引咎辞职,集团的股价在默氏父子于英国受问询时上升愈5%。

但是,在7月19日的整整三个小时,默多克从未承认自己与任何窃听事件有关,且表示坚决不会为此辞职。

如果默多克根本不知道他的公司发生了什么,那说明他已经不适合做这个首席执行官了,董事会应该找人取代他。哈佛商学院教授罗奇(Jay Lorsch)称。

在7月19日的听证会上,默多克显得反应迟钝,且多次用右手拍打桌子并叹气。对英国议员们多个问题的回答,也是迟疑再三,并多次要求提问者重复问题。有时,默多克请儿子帮助回答。

有评论认为,默多克在英国议员面前的表现,说明他是到该交棒的时候了。问题是,谁来接默多克的棒?

这起危机显然终止了默多克钟爱的儿子、英国国际詹姆斯的继承可能性。伦敦城市大学教授谢菲尔斯(Steve Schifferes)对财新《新世纪》表示,不久后,默多克的继承人问题将不可避免地成为热门话题。

就在默氏父子出庭的前一日,有媒体报道称,集团正在考虑将其首席运营官凯里(Chase Carey)升任为首席执行官,而默多克留任该集团主席。

翌日,集团股价再跌。同时,美国的公共养老基金加州公共雇员退休系统当日对集团施压,敦促集团削弱默多克的影响力。

从集团的股价波动和投资者的反应来看,市场似乎已经整装待发,接受下一个默多克的到来。

但默多克似乎仍毫无去意。一名国际的工作人员对财新《新世纪》表示,默多克在集团能通过B股的控制,影响投票结果,毕竟,这还是他自己的公司,他能够为所欲为。

2006年无锡金融Pre-A轮企业
非金融机构
巴黎洛杉矶奥运时间正式敲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