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时代阅读脑会被数字化吗iyiou.com

2019-03-11 15:2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时代:“阅读脑”会被数字化吗?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阅读有多可贵?公元前4世纪米南德说,喜欢阅读的人,就像拥有两个人生。

然而,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连续七年持续上升,首次超过60.0%。尤其阅读飞速增长,超半数国民进行阅读,刷朋友圈、看公众号已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

数字化阅读趋势难逆转

国民阅读研究与促进中心主任徐升国接受科技采访时表示,阅读有一个特点是大量社交化,

过去阅读是个人的事,和其他人关系不大,但是实现了社交化、交互式的阅读,这种阅读体验和传统模式有巨大不同。基于这样的特点,他认为未来人的阅读行为、阅读模式、甚至是阅读内容、结构等都会变化,以引导的移动化、社交化,甚至是视频化阅读,加上更新的技术的应用,比如虚拟现实技让梦想生出美丽的翅膀!术的应用,会使人们越来越习惯一种新的阅读模式、传播模式,而且这种影响几乎是不可逆的。

虽说阅读有缺点和弊端,但未来可能会以自己的一种逻辑,再自生长、自净化,甚至可能会出现新产品,但它不会回到老的模式中去。当然也会存在一些结合,例如把纸质阅读和移动化、社交化阅读做一些打通。

阅读与传统阅读的差异,除了媒介不同,更根本在于内容基本都是免费的,徐升国认为,这对传统媒体的冲击是存在的。人们进入一个内容免费的时代;另外就是阅读的高度移动化、碎片化,弱化了深度阅读内容。阅读都以阅读为主,因此,每一个的重度阅读者都深受其害,觉得眼睛疲劳,这种生理反应也导致深度阅读不容易实现。

苏格拉底的噩梦真来了

美国塔夫茨大学儿童发展心理学教授、阅读与语言研究中心主任玛丽安娜沃尔夫专门研究阅读如何改变我们的思维。她撰写《普鲁斯特与乌贼》一书解读阅读背后隐藏的思维奥秘。在文中,她谈到人每天花费很多时间在电脑前接收大量信息,却未必能理解所有信息。早在苏格拉底时代,大哲学家就担心人们在刚了解一件事物时,就误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了它。这会导致骄傲自负、一无所获。现在,老师和父母们与苏格拉底具有同样的心境,年轻的数字阅读者是否只会泛泛地阅读?这真是苏格拉底的噩梦。如果年轻人不能充分发展批判性分析或创造性思维能力,整个社会都将退步。

对于下一代深入阅读的能力和素质,玛丽安娜沃尔夫也表示担忧:适应了数字阅读的孩子有耐心广泛阅读和学习早期文化中的书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数字媒体不会提高阅读能力。当注意力的持续时间本身还处在发展阶段时,比如对孩子来说,屏幕上出现的每一个新的刺激都太有吸引力了,没法不去注意。年轻的阅读者会跟着快速地转移注意力,根本没时间也没有动力停下来,认真思考他们看到的东西。

电脑屏幕上涌现的肤浅信息会淹没我们的好奇心还是引发我们对更深刻知识的求知欲?持续的部分注意力及多重任务的处理能力是否能引起我们对文字、思想、现实及道德的深刻反思?被这些过于真实的影像惯坏了的孩子,仍能脚踏实地吗?她表示,年轻阅读者阅读电脑屏幕的时间与阅读书本的时间相比,高得不成比例。

徐升国也颇有同感,很多年轻人,思维非常活跃和跳跃,但是不讲究逻辑的一致性、深度性和系统性。媒体上常说的90后00后,和我们是两类人群,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另外一个星球的。因此有人把他们称作是数字原住民,而我们是数字移民,不仅仅是阅读载体的差异,背后是思维方式的差异。

阅读脑如何不被替代

人类学习、处理以及理解信息的方式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一路品味但是我们绝不能丢掉阅读的本质特征。玛丽安娜沃尔夫提醒父母,要从讲故事开始培养孩子的阅读能力,简单的讲话、朗读与聆听是早期语言发展的重点。学习阅读有很多发展阶段,这些阶段聚集起来,使儿童能够运用文字进入复杂的世界。她指出,事实证明,5岁以下的儿童听故事的频率会影响他们将来的阅读能力。

为了顺应大众阅读方式的转变,徐升国和研究团队做了些实验,在一些纸书上面加二维码,再通过二维码关联视频、音频,可以和作者互动、跟其他读者互动,把纸质书变成了一个入口和导航,打通线上阅读和线下阅读,纸质书就变成一本智能化的传媒一体化的新的阅读载体。这需要行业适应巨大的变革。既符合人们新的阅读习惯和体验,同时又比阅读好。传统出版不是盲目的追赶人们的阅读习惯,而是如何研究这种阅读习惯的优点,如何在变化中寻求空间和机会。传统出版业如何在这个时代,用新的逻辑、新模式来进行变革,需要我们创新。

现在的年轻人还有时间来开发像推理、批判性分析思维这样的深入阅读能力吗?这些能力的开发与培养需要许多年的时间。换句话来说,大脑的可塑性意味着我们既可以建立一个相对简单的、通路被缩短的数字脑,也可以建立一个阅读时会激活更复杂的认知过程的阅读脑。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对下一代和社会都极其重要。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3年汕头其他E轮企业
2017年菏泽文创教育C+轮企业
2007年佛山大健康B+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