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两股东举报东方集团原员工涉嫌行凶袭击严义成

2019-01-14 13:35:23

  两股东举报东方集团原员工涉嫌行凶袭击严义明

  进入[严义明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忍不下一口气  4月27日,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代码:600811)的两名早期小股东不远千里,从哈尔滨赶到上海市公安局,就严义明律师被打一事,举报东方集团前员工韩国志涉嫌“代他人组织黑社会打手暴力袭击严义明律师。”

  5月4日,严义明告诉时代周报,据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刑侦支队重案组消息,被抓的几个人口风很紧,没有透露幕后指使者。这时,距离严义明4月17日被暴徒殴打过去了17天。

  历史旧账

  4月27日,在严义明律师事务所见到了这两位维权员工。

  王鸿林,1985年任东方建筑公司经营部经理,1990年成立东方企业集团时,他任东方集团下属的东方国际公司工程部经理,负责黑龙江对苏联的劳务输出,“属中层干部”。另一人褚景春,为东方集团某公司副总裁的司机。

  1991年,经黑龙江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东方企业集团公司名称改为“东方企业集团”。1990年3月至4月,东方企业集团向社会发行股票3500万股,其中内部职工股310万股。包括王鸿林在内的东方集团职工分得部分东方企业集团实业股份公司内部股,王鸿林分到14.88万股的职工资产股,“1991年我还拿到分红5万股股票和5000元的现金。”

  1992年12月,东方企业集团改组设立了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东方企业集团实业股份公司成为东方集团股份公司控股股东。

  1993年12月,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4000万股股票,并于1994年1月在上交所公开上市,成为国内家上市的民营企业。

  “直到我们离开东方集团后,我们还老惦记着我们的股票,是不是能上市?是不是值钱?是不是能分红派息给我们?”王鸿林告诉。

  2006年7月,东方集团股改方案出台后,老员工们认为既然全部股票都可以流通,那么公司就要给他们持有的股票一个说法。于是,

  自2006年起,原东方企业集团股东即组成维权班子,韩国志为维权班子的组织人和联络人,维权班子运作的经费由各成员按持股的11%缴纳。“我缴了1.5万元。”王鸿林说。战胜上天安排的每一次考验

  “2006年末,我们共同委托维权律师严义明为我们的代理律师,拟正式启激光整平机价格动维权程序,但韩国志总是有意无意地阻止我们与严义明律师直接联系。”王鸿林说。

  据王鸿林介绍,2007年10月,韩国志召集全体维权成员开会,到会的并不是严义明律师,而是周天平和张惠泉律师。

  风波又起

  在会上,韩国志和这两名律师对大家反复说,东方企业集团早就不存在了,股票是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而不是东方集团的股票,但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严重亏损,你们手里的股票根本不值钱,现在张宏伟念大家一起创业的旧情,愿意以每股一块钱收购股票,不转让的就是废纸一张。

  当时没有一个人看到具体的协议内容,他们只是安排我们在签署页上签字。对于不愿意签字的,他们说只要有一个人不签字所有人都拿不到钱,在此压力下,终所有的人都签了字。当时大家都没有怀疑维权代表的话。

  2007年12月,原维权班子另一成员赵志从北京来到哈尔滨,对王鸿林等几名股东表示,周天平律师和张慧泉律师是东方集团的律师,是张宏伟派来协助韩国志说服大家的,而我们聘请的维权律师严义明对此根本不知情。”王鸿林称,“后来听说,张宏伟与韩国志私下达成协议。”王鸿林和褚景春面对,表情略显无奈。

  惨剧发生前

  得知真相后,25名股东重新组织了维权班子,打算继续维权。

  2008年3月,新的维权班子先行委托哈尔滨律师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由于被欺骗而签署的所谓“转让协议”并确认股权。后几经周折,维权组成员再次找到严义明律师。严律师表示,既然找了其他律师,等一审判决了再说。另外,合同在未告知当事人内容的情况下签署,有违当事人“真实意思表达”,涉嫌欺诈。

  “但韩国志找到我,说他来代张宏伟处理所有的事情,让我们不要找严义明律师,还说严义明必须听他的,如果严义明绕过他韩国志给我们维权,他韩国志就要奉命找人‘削他’”(东北四十以后才明白:老婆或者是老公话指殴打)。王鸿林回忆道。

  王鸿林称,2009年春节前,韩国志找到其他维权股东吃饭,让他们不要再为此事纠缠东方集团,并答应给每人十几万块钱。

  “我们和韩国志非亲非故,他为什么要给我们钱呢?是不是代表张宏伟呢?韩国志支支吾吾,始终没给个说法”,王鸿林和褚景春分析,“而且张宏伟给韩国志钱,他就有了找人的活动经费了。”

  2009年4月20日,韩国志打给褚景春

两股东举报东方集团原员工涉嫌行凶袭击严义成

,首先问他知不知道严律师被打的事,后来又说:“咱俩关系好,你要注意,有啥事别往前冲”,等等,褚景春认为是“威胁”他。

  王鸿林和褚景春表示,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怕,除了这点股票,他们连养老金都没电池充电器有,下半辈子没什么指望了。

  王鸿林向时代周报表示,他们手上有200多万股。

  据其他早期股东表示,张宏伟的资产股权数量,1994年还仅是113万股,1995年突增至1.315亿股。“他的股数1年提高了100多倍?”

  对于股东所称的东方集团股权纠纷为严义明事件导火索一说,东方集团董事会秘书金波告诉时代周报:“动动脑子想的人,都不会提出这个问题。张宏伟是全国工商联副灌溉设备主席、政协常委,这个事跟我们集团没有任何关系。我很忙。”说完挂断了。(来源:时代周报)

合肥希玛厂家
德州投光灯
江苏宝华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